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新闻 > 从“中国制造”中解套

从“中国制造”中解套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5-06-16  浏览次数:208

  ------专访浙江广博集团董事长、总裁王利平

  ●? 魏玉祺 本报记者? 廖 岷

  当越来越多贴有“中国制造”标签的产品被拒绝于国际市场的大门时,我们诸多的企业家才意识到长期以来一直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国际“绿色通道”并不“绿色”。在走出国门的CEO们还在为取得骄人的业绩喝着鸡尾酒的同时,却发现仓库内堆压了大批的货物,或者常年忙碌下来财务报表上却是少得可怜的利润,原材料价格上涨、水电资源和劳动力短缺、国外买家使劲压价、产品创新跟不上买家需求等等,这些都成了令CEO们难以根治的“偏头痛”的诱因。但是,一些精明的CEO却早以洞悉了这一趋势,努力寻求从“中国制造”中解套出来。浙江广博集团作为国内文具行业的龙头企业,却在实现产业不断升级,使企业核心竞争力得到最大发挥,正有效实现基础产业升级、科技产业拓展、品牌文化建设、人力资本输出等四大广博产业战略发展,力求实现全球化发展的提前解套。

  “中国制造”的绳套

  经常走出国门,与外商进行密切合作的王利平说,尽管我们的企业从温饱线上挣扎着创造出了“中国制造”的空前繁荣,但是我们的“中国制造”标签是以巨大损失为代价的,正如有位美国的经济学家评述“中国制造”是以丰富的廉价劳动力资源、提前透支的环境资源和同行间的恶性竞争为代价的。确实,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制造”的骄人业绩已经掩饰不住繁荣背后的凄凉。“中国制造”大而不强的隐忧时时提醒着中国企业:中国制造的优势地位还能保持多久?

  在王利平看来,长期以来拉动我们国内企业迅速发展的“中国制造”,越来越像是一个绳套了,发展得越快就套得越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中国制造”的零利润

  或许,凸显这一问题的导火索是在2004年的那场“民工荒”,以后接下来的专利保护、打火机关税、西班牙烧鞋、纺织品关税等一系列事件,都很明显地为中国企业真正走向全球化设置了壁垒。在质量和价值方面,昔日“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曾是廉价品甚至是低劣产品的代名词,浙江的义乌小商品就是很典型的代表。

  王利平说,强大的复制能力为中国制造业催化了一大批以生产车间为目标的企业,广东的格兰仕就明确表示要把自己建设成为世界的加工厂。但是在转嫁生产产品上,更多的企业都是依靠通过出口退税获得的微薄利润来维持企业正常运作的。国内文具产业集中的广东和浙江两地,大批量的轻工文具都是在为迪斯尼等国际品牌做贴牌生产,在更多的制造企业里,我们很难看到一家在出口单据上印有自己品牌的企业,这种情形与电动工具、纺织品等行业都极为类似,就中国彩电业来说,纯平玻壳、电子枪等关键零部件还要依赖进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生产企业赚取的只是“加工费”,得益甚至还不到商品价格的10%。由于没有自主品牌和科技创新,再加上产品的质量很难保持稳定,更多的中国企业成了国外企业的临时加工车间。

  现在很多国外的制造企业都把生产订单下给了中国企业,世界上五金、塑料、纸制品等轻工文具的65%以上都出自中国,联合国采购商、沃尔玛、迪斯尼等世界买家青睐中国。然而,低廉的劳动力成本虽为中国带来了大量生产订单,但执行这些订单的中国生产厂家最终能赚多少钱呢?

  王利平这样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美国市场上销售的一种皮制高档办公文具,商场的零售标价是25美元。这种文具的设计商和经销商都是美国公司,生产商是中国广东的一家企业。文具设计后,美国公司将订单交给中国一家外贸公司,每件价格为10.5美元;这家外贸公司再向广东的一家工厂订货,每件价格8.5美元,包括人工和原材料,工厂的生产成本是7.9美元;美国公司拿到成品后,以每件22美元的价格卖给商场。粗略计算下来,中国生产企业的毛利润是每件0.6美元,中国外贸公司的毛利润是每件2美元,美国公司的毛利为11.5美元,商场的毛利是3美元。

  在此链条中,中国内地的生产商和外贸公司总共才获得了2.6美元,只有商品零售价的10%左右,而其余的90%都叫海外商人拿走了。 当然,这还只是在国内文具产业里算得上“高端产品”的订单,一些如钉书针、文件夹等的小文具类型,生产厂家单价获利的能力不足0.01美元,更多的是依靠大规模的生产和出口退税来维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水电等资源要素的制约、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以及国外采购商的一味压价,都给本就没有获利能力的中国厂商雪上加霜。不仅如此,近年来,不少中国厂商为能保住美国等市场,大都采取了先交货,后付款的方式。有的国外零售商和中间商在交货半年后才付款,甚至在货售出之后才付钱,等于是把库存风险转给了“中国制造”的生产者承担。


  “中国制造”的加工特性

  说到“中国制造”,我们还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众多企业不是“制造”而是“加工”,因为一些包括汽车、电脑等在内的海外制造型企业在把生产车间转移到国内后,生产流程、工艺设计以及相关的技术资料对中国企业都是保密的,我们的企业更多的不是生产而是做着规定的程序加工。

  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令世界瞩目的工业生产大国,但由于缺乏技术和品牌等深层次竞争资源,再加上国内的同行企业为了争得国外客商的订单,不惜血本地拼命压价,使得“中国制造”只能是属于加工型的,还远未成为“世界工厂”。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曾表示,在全球制造业的生产链上,中国企业只处在中低端,从中国的综合国力、制造业的素质和竞争能力,特别是拥有的自主核心技术看,与世界经济史上被称为“世界工厂”的英国、美国和日本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事实上,由于没有自己独家的生产技术,不了解海外的文化属性,很多轻工产品的制造企业都无法在“中国制造”的标签上贴上自己的名字,一些技术性高的产业,很多关键部件都要用人家的品牌,“中国制造”根本无法与海外品牌相匹敌,只好进行OEM生产,只给自己创造了1%-2%的利润空间。

  浙江广博集团董事长王利平这样说,一些生产簿册和相册的企业,因为不熟悉海外不同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在这样简单型的文具生产链条中,都必须得到以各个国家自主设计和使用的图案或意境,而国内的企业只能是在最耗成本和时间的工序中“折腾”。这一结果只持续繁荣了五六年,2005年第一季度浙江制造业投资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61.3%,外商直接投资也下降了33.3%。一句话,“中国制造”还不可能孵化中国技术,中国技术需要创新机制和创新环境。

  “中国制造”的全球化谜局

  在全球化经济的浪潮中,尤其是在中国加入WTO后,经受了两年多“狼来了”的精神折磨后,国内的企业纷纷把自己的产品卖到了国际市场,并且以“洪水猛兽般”(国外某经销商语)的姿态席卷了全球各个角落。很多企业都在把国内产品席卷全球称为“中国制造”的全球化,但当一旦明白自己生产的东西是替外国人赚自己的钱时,很多的企业家才开始真正陷入了全球化的“谜局”,大家才意识到经济学家樊纲在谈到全球化时提到的两大特征,一是生产要素在全球的重新配置,二是技术创新也成为一个全球的网络。而我们的“中国制造”却只重视了生产要素的流通,而且是不合理的流通,却忽略了最为关键的技术创新,有些本末倒置,这也成为需要重新认识和定义“中国制造”的基本元素。

  王利平说,国内企业没有几个叫得响的自主品牌,再加上最要命的一个问题就是“凑合”,特别是那些中小加工企业。一位美国客户告诉他说,他们给产品定的质量比较高,而中国企业往往是优良品与次品混合,勉强合格就行。在欧美制造业的大企业不断向中国转移时,中国企业仍然停留在自己与自己竞争的水平上,仍然用凑合的态度来对付客户,这种观念严重地制约了中国企业的产品升级,也影响和制约着国内企业积极应对竞争和参与竞争的能力,成为影响中国制造业竞争能力的重要因素。中国制造业效率低、缺乏创新等严重制约了质量的提升,而质量不高附加值就少,又很难增加利润,也就更没有钱投入研发去提升质量,更不可能参与到真正的全球化竞争当中去,不少中国企业这些年来就陷入了这样的“谜局”中。

  如何才能实现产品的科技创新,实现产品的品牌化发展,从而实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