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观察 > 文房四宝发展堪忧 出路在何方?

文房四宝发展堪忧 出路在何方?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9-06-19  浏览次数:123

 “别人看《动物世界》是抱着轻松愉悦的心态,我看《动物世界》则时刻都在观察动物的毛,看哪种长短合适能做毛笔。”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中国文房四宝协会会长郭海棠,几乎走遍了笔墨纸砚的所有产地和重要厂家,对文房四宝的生存现状和困境了然于胸。

  “文房四宝正在面临原料、人才、生存环境等诸多方面的挤压,行业已严重萎缩,亟需全社会的关切、保护和传承。”郭海棠为此忧心忡忡。

  5月8日至11日,由中国文房四宝协会主办的“第23届全国文房四宝艺术博览会暨首届中国文房四宝艺术节”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来自安徽、广东、浙江等地的200多家文房四宝老字号和生产商汇聚于此,向普通民众和订货商们敞开了大门。

  原材料匮乏之忧

  “文房四宝”是笔、墨、纸、砚的雅称,在我国多个地区拥有品牌,其中尤以湖笔、徽墨、宣纸、端砚等闻名。可以说,“文房四宝”是中国式书写的基础,也是构成中国传统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深入,“文房四宝”赖以存在的文化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逐渐失去其实用性,远离了普通人的生活,市场发展空间也越来越小。

   据记者了解,截至2007年,文房四宝中排名第一的湖笔,年产量为65万支,其中一半出口海外;由中国宣纸集团生产的红星宣纸在国内鼎鼎大名,其年产量的1/4用于出口。普遍的反应是,国内对文房四宝需求越来越少的同时,文房四宝行业也面临着诸多生产困难,包括原料紧缺、人才匮乏、生产方式落后、浪费大且成本高、市场价格与价值不成比例等问题。

  以文房四宝中具有代表性、产地相对聚集、作业相对规模的产品为例,即可窥见其窘境。文房四宝之首的毛笔,以浙江湖州制造的为上品,人称“湖笔”。据湖州周公笔庄创始人周瑾介绍,湖笔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一支笔从选料到出厂,大大小小需经过120多道工序,都必须由纯手工完成。湖笔的选料非常严格,羊毫一般只选取杭嘉湖一带的白山羊腋下、脖子下的毛,而狼毫笔则选东北黄鼠狼尾巴上的毛。“现在很多厂家只能用羊毛、山羊毛为原料,东北狼毫非常难找,即使有钱也不易买到。”周瑾说,原材料匮乏使制笔行面临诸多困难,由于湖笔利润极小,很多厂商为了增大利润空间开始压缩工序,这也给湖笔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广东肇庆被誉为“中国砚都”,是我国最主要的产砚基地,行家们所最追捧的“老坑”端砚矿坑便出自那里,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郭海棠介绍说,不止肇庆,全国各地的砚源已越来越少,很多地方甚至采取爆破轰山的方式,致使砚源被过度开采,严重浪费。而“老坑”之所以能幸存下来,是因为当地政府将其列入禁采名单。

  纸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真正纯手工的极品宣纸已有好几十年没人做了。”安徽省泾县明星宣纸厂的工作人员表示,“宣纸对于原材料的要求很高,好宣纸的主要原料是青檀树皮,但由于环境受到破坏,青檀树的数量越来越少,原料也越来越紧张。”据郭海棠介绍,宣纸在制造时需配放一定的高杆稻草质量才好,但由于此种稻米产量极低,农民现在也已基本不种了。

  更突出的问题是人才“青黄不接”。据了解,湖笔的从业人数每年大约以8%到10%的比率递减,而笔、墨制作行业中大多数技师年龄也多在40岁以上,鲜有年轻人乐于从事此业。“现在做墨的人越来越少,主要是那个地方又脏又累,劳动强度大,报酬也不高。”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徽墨堂负责人吴成林说。

  申遗和保护之争

  随着文房四宝的日渐衰落,人们对这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也开始更多地关注和呼吁。2006年6月10日,文房四宝被正式列入我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2009年“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申报工作中,我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了35项申请,其中文房四宝中的宣纸和徽墨制造技艺入选。

  近几年来,文房四宝协会一直致力于将“四宝”捆绑进行综合申遗,并多次组织专家学者论证,撰写了大量材料。但在申报过程中,由于部分具有代表性的省份更想单独申报,而屡遭挫折。“在申遗过程中,出现了个别省份的地方保护主义,他们想单独将当地的一项拿出来申遗,想突出自己,致使‘四宝’面临被拆开的危险,这是很遗憾的。”郭海棠认为,只有将“四宝”捆绑申报才有力量,因为它们在使用中是一种相互依存的整体。“笔墨纸砚都是国家的财富,民族的遗产,并不是哪个省、哪几个厂家自己的事情,应该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郭海棠说。

  最新的消息是,由中科院科技史所、中国文房四宝协会牵头,联合申报中国“文房四宝”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材料编撰工作日前在北京正式启动。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郑长铃认为,捆绑申报在操作上行不通。“公众对‘非遗’申报还是存在一些误解,‘文房四宝’是中国传统的一种使用方法,它并不能作为一个整体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纸和墨的制造技艺怎么能够放到一起呢,像这样的例子,比如还有‘琴棋书画’‘四大发明’等等。”

  也有人认为,文房四宝目前最需要的不止是“世遗”认证,它更应该在真正意义上继承发扬,尽快回归大众文化血脉。“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仅仅是一个光环,如果没有人使用,保护就很难长久。”安徽绩溪县胡开文墨厂经理胡嘉明说,只有提倡更多的人使用,才是最有效的保护途径。

  高精尖是发展方向

  传承与发展是任何一个行业都绕不开的话题,市场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纵观此次博览会,无论从人流量、订货额还是参展厂商结构、数量,都可谓近年来同类博览会中最为成功和完备的一次。“展会上大多数商家的贸易订货额高于50万元,有的甚至上百万元。”郭海棠说。而周瑾等人也肯定了此种说法:“销路不错,很振奋,极大地提高了制笔的积极性。”

  在圈内人士看来,此次文房四宝博览会不仅是一次市场营销,也是一次文化交流,高额的订单以及慕名而来的日本、韩国、东南亚客户表明,国内外市场对文房四宝仍旧保持着浓厚兴趣。

  “文房四宝在所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不是最困难的,书法、绘画是文房四宝存在与发展的核心,只要中国的书画传统延续、流传,文房四宝就有市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田青说。

  田青刚刚参加了5月7日至9日在韩国举办的“第二届韩中文化艺术界高层论坛”。在此次论坛上,韩国学者在谈到中国的传统书画时表示羡慕。因为在韩国,油画已基本取代了传统绘画,书法也已逐渐消亡了。在田青看来,中国书画虽然也存在很大程度上的衰退,但与亚洲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处于相对乐观的状态。“随着文化的多元化,文房四宝也要适应由实用到艺术、由普及到高级的转变,向高精尖方向发展,这才是一条出路。”田青说。

  虽然很多专家呼吁传统书画教育应走进小学,但大多数学者认为,指望文房四宝恢复从前的辉煌是不现实的,以强力使其回归大众既不可能,也没有意义。文房四宝最好的归宿,是呆在博物馆、学校和当代文人的“文房”里。

  在田青看来,文房四宝无论呆在何处,其最现实、最积极的办法是改变思路、拓展市场。他从韩国回来时,未买其他物品,单单选购了当地纯手工制造的高丽纸用来写书法。“一张对开、报纸大小的高丽纸售价大约在15元人民币左右,价格很高,但依然有很好的市场。”田青认为,文房四宝固然要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但更应该趋于高端化。“文房四宝应该既有普及性的,也有高档的,它要适应文化多元化、精致化、小众化的趋势。如果只有大路货,就无法持续发展。因为小众文化就是雅文化,文房四宝就是要走‘雅’路。”

?

?

?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文具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