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文具百科 > “墨”,从中国国粹走到日本用作小学必修课的悲哀

“墨”,从中国国粹走到日本用作小学必修课的悲哀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9-07-14  浏览次数:150

  墨是黑的。可有人说:墨分五色。尤其好墨,落纸浓而不滞,淡而不灰,层次分明。甚至有人讲:有佳墨者,犹如名将之有良马也。这自然指的是画家,在他们眼里,墨不仅斑斓五彩,而且绚丽有情。这当然说的是松烟墨或油烟墨。
  然而对不研书习画艺的人来说,墨没用。墨真的没用,乃是缘于书写的革命。岂止是墨没用,甚至连笔的用途也日渐式微。自从有了电脑,键盘便替代了笔,1234,ABCD,就把中国古老汉字的功用彻底消弭。什么是指借、什么是会意,汉字的演进,统统没了意义。连钢笔和圆珠笔都用得越来越少,更遑论用毛笔书写的墨。这就是现实,不免让国粹派们说起来就愤愤不平。
  当然,墨在市场上还看得见,像胡开文和曹素功,这些上百年的徽墨老厂还在,还在惨淡经营,可风光却大不如前。就像余晖的返照,尽管还有人怀念它,然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想来,光靠画家是养不起一个产业的,事实上,今天画画的人,又有多少非用徽墨不可?中国的书法,本来能助其一臂之力,可自打一得阁以墨汁名世,这一墨业的革命,让原本就不景气的传统制墨更是举步维艰。虽然墨汁从一开始就遭到画家们的抵制,说那是为账房先生准备的,可墨汁省事省时,倒出便用,省去研墨的过程,何乐不为?人们把研墨视为“劳役”,足见我们的书写是非要革命不可了。
  不过墨为文人喜爱,还是值得一说。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这让我们喜不自禁,可史上最为爱墨的文人却要数苏东坡。宋一代,群星璀璨,尤其书画艺术,从皇上到百姓,喜书善画几成国之风习。写字画画,墨为第一要紧,墨的重要,没人能够小觑。可以说,墨造就了中国的书画,其丹青之妙,让西方人至今不可思议。苏东坡不仅爱墨而且自己制墨,他能有闲心和闲情,我以为那是他想“先要利其器”。他的字好,墨也要相得益彰才行。但书里没说苏东坡造过墨汁。苏氏倾心墨艺,并非心血来潮,外人是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的。不妨这样认为,古人强调研墨而不用墨汁,乃是将它看做养性修心。写字也好画画也好,握一锭墨,倒几滴水,在砚池中慢慢研开,心绪一点点沉静下来,是收心敛性,也是寻找感觉,所谓打腹稿,应该就是这会儿。我们常讲胸有成竹,其实成竹在胸如苏东坡,也要有个凝神屏息的过程。就好比茶艺,茶怎么都可以喝,而少了艺术化的冲泡,也就没了况味。因此读画家传记,可以发现,许多画家都要自己研墨,这里边齐白石最典型,九十几岁了,还每日磨墨作画,自得其乐。
  不过得承认,墨在今天还能被人记着,其实用性已更多的让位于雅玩。倘若保管得好,墨是不怕久放的。一块古墨,有历史的沉淀,可成追忆、可发玄想,其收藏的价值也就不菲。至于新的墨,到荣宝斋和朵云轩看看便知,墨的品种不仅寥寥,问胡开文和曹素功是谁?八成人怕是不知所以。这就是墨的境遇!由此看来,传统的制墨,不是一句振兴的话就可以起死回生。它的制作太原始,原始得还在刀耕火种。试想,将墨捣匀要十万杵,虽说这是一种形容,但要人拿铁杵将墨泥一杵一杵捣上半天,其艰辛是可以想象的,从取烟、用胶、和剂、成型、加工……制墨的每道工序都十分繁复,仅成型中的墨模一项,就须绘画、制版、雕刻,一锭墨用也好,把玩也罢,不赏心悦目不成,看似小小的一块,实乃是制墨人的心血结晶。
  很多传统技艺的消失,有时是不经意的。呼唤它回归,意识到文化遗产保护,说明我们已经有了紧迫感。任何东西的培植,没有环境和土壤不行。文房四宝的纸墨笔砚,是我们民族的瑰宝不假,可在今天它偏离大众需求,只能为一小部分人服务是没法逆转的。欣慰的是,有识之士呼吁恢复书法课,强调学生要写好字,这似乎从另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然而反过来想,让上亿的孩子都写大字,恐怕也救不了墨,因为墨汁已经让人尝到了甜头。墨能在画家和书法家手中不断香火,就算幸运了。不过也奇怪,墨在我们这里没市场,可日本人却在大量进口中国的墨,是墨的最大买家。那日本人买墨干什么?原来,日本的小学生写大字是必修课。写字不许用墨汁,都要亲手研墨,说研墨可以练意志练耐性。
  我们的国粹,在人家那里“从娃娃抓起”,这确乎不能不让我们深长思之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文具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