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观察 > 中国耗材业天价罚单出台始末

中国耗材业天价罚单出台始末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9-08-13  浏览次数:114

  三落到纳思达头上的2000多万美元巨额罚单,表示墨盒业“337调查”余震还在进行。此前,中国耗材业的难言之隐只是划上了逗号而已。
  4月17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强制执行普遍排除令程序的调查法官以纳思达等公司的墨盒产品违反普遍排除令,再次进入美国市场出售,并侵犯爱普生专利权为由,根据海关进口的批次计算,向ITC建议给予纳思达2050.4万美元的罚款。
  ITC首席行政法官签发了该初步执行裁决,如果在60天内ITC没有对该裁决重新审核或改变审核的时间,则该初步执行裁决将成为终裁。
  “罚单门”背后,仍是纳思达与爱普生的专利较量。记者获悉,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均关注此事,纳思达本身也已做好了诉诸法律的准备。
  亿元罚单荒谬至极?
  日前,美国ITC英文官方网站的一则消息不胫而走。这条牵扯着纳思达、爱普生和众多中国耗材企业神经的消息称:美国ITC法官认为纳思达公司违反ITC 2007年10月颁发的普遍排除令、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继续向美国出口侵犯爱普生专利权的品牌墨盒,因此,ITC法官签发了初步执行裁决——建议ITC对珠海纳思达公司和其两家美国附属公司美国纳思达公司、Town Sky公司处以20,504,974.16美元的罚款。
  记者调查了解到,2006年初,爱普生在美国向ITC提出申请,指控纳思达等出口到美国的墨盒产品,侵犯了爱普生在美国的13项专利权,请求ITC启动“337调查”程序对涉案产品进行调查。
  2007年3月30日,美国ITC做出初裁,认定纳思达等中国企业侵犯了爱普生在美国申请的专利——随即,ITC于2007年10月19日裁决发出了普遍排除令、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这无异于限制了纳思达通用耗材在美国市场的准入。此后的一段时间内,纳思达通过回收爱普生废旧墨盒的方式,在美国销售不受禁止令约束的再生墨盒。
  2008年,ITC决定对纳思达等公司是否违反裁决继续向美国进口和销售侵犯爱普生专利权的墨盒展开执行程序调查,ITC法官的裁决建议就是这一执行程序调查的结果。
  2009年1月,ITC法官举行了执行程序的法庭调查,纳思达公司作为被告参加。根据审判中提交的大量证据,法官认为所有被告将侵权墨盒进口到美国或者进口后在美国市场销售的行为违反了“337调查”之后发布的禁令,ITC法官驳回了纳思达公司所有的答辩。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纳思达市场总监臧晓钢认为,此番被ITC认为是违反禁令、侵权的主要产品属于环保再生墨盒,即回收再使用的产品,不属于此前ITC“337调查”普遍排除令所限定的禁销范围,所以这个裁决建议“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ITC的罚单一旦落实,足以令我们在美国的销售公司关张,但不会有比这更加糟糕的情况。”臧晓钢表示,“在措辞上,这种罚款被称作是对中国企业的惩罚性行政罚款,它的可执行性受到公众质疑。”
  已引起多方关注
  4月17日,2050.4万美元罚款的消息首度出现在ITC官方网站。随后,作为裁决关键当事方的爱普生,在其英文版官方网站对该消息进行了发布。但这都未引起国内各方的普遍关注。
  5月20日,国内一家网站以《美国ITC重罚纳思达、麦普,称其侵犯爱普生专利》为题,亦述亦评地刊载了此消息。随即,诸多敏感词汇引发坊间轩然大波。
  臧晓钢告诉记者,自从2007年墨盒“337调查”裁决后,纳思达一直选择低调应对,因为后续的法律流程还有很多。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面临很大的压力,不仅包括ITC和爱普生的,还包括同行的不理解。”臧说。
  事态仍处于演进过程中。记者连线了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秘书处,秘书长于萱告诉记者,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近日正在紧急磋商该案例。她同时透露,在5月25日下午的一个研讨会上,协会和下属一些耗材行业成员企业已经进行了一轮沟通。由于正在与相关方协调当中,她对磋商结果未作进一步透露。
  记者尝试联系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下属的耗材专业委员会,其专职副会长龚滨良的电话处于忙线状态。于萱介绍,数日来,龚滨良也一直在为此事奔走。
  臧晓钢称,国家知识产权局也十分关注ITC的墨盒“337调查”的案件进展,已经在5月下旬就该事件与纳思达接触,“事实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始就一直关注此事,本周他们就会有人过来(指纳思达公司所在地珠海,编者注)” 。
  “自从‘337调查’之后,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等政府部门就一直表示关切,也曾数次与纳思达当面沟通。”臧表示。
  “现在放弃了美国市场,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中国耗材企业纳思达,在海外市场缘何屡屡遭遇红灯?
  臧晓钢表示,2006年的耗材“337调查”是国内墨盒业分水岭,国内一些同行在开庭前选择了退出,转向与爱普生达成庭外和解。也有同行选择了择机再进入于美国市场。“但目前恐怕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如果放弃,恐怕将再无机会。”
  记者调查获悉,2000年8月——纳思达成立两个月之后,即在美国洛杉矶和纽约分别成立了分公司,开始销售通用耗材。此后的5年时间内,纳思达凭借其通用耗材一举拿下美国墨盒市场将近一成的江山。2005年,纳思达开始布局激光打印耗材,生意节节上升。
  2006年开始,纳思达的墨盒在美国市场的销售受到巨大的影响,起因就是爱普生的起诉和随即展开的“337调查”。此次,纳思达主要销售再生墨盒亦未能逃脱被罚命运。蹊跷之处在于,被罚的理由竟来自不涉及再生墨盒的普遍排除令。
  目前,“337调查”所涉及的专利权的纠纷还没有定论。臧晓钢认为,法院判纳思达不侵权仍有很大胜算,“之前的KSR案例等都是前车之鉴——爱普生的917专利中部分要求也已经被宣布无效了。”
  调查中记者获悉,美国高等法院曾在2007年4月30日作出知识产权领域内两项重要判决——Teleflex指控汽车生产商KSR侵犯了其专利,但法院认定前者的专利属显而易见范围,并判决其败诉。同年12月,美国专利商标局初步认定上述“337调查”中爱普生的撒手锏——917专利无效。
  由于337调查涉及10余项专利,虽然917专利部分要求已经失效,但爱普生其他专利仍在认证之中。而记者了解到,专利权的认定虽是一切的关键,但纳思达的燃眉之急是拿出占大多数的再生耗材不属于“337调查”禁令范围之内的更充分的证明。
  臧晓钢说,纳思达已经做好了将该案诉诸美国联邦巡回法院的准备。“照之前经验,ITC自行撤销罚单的可能性太小。”在他看来,ITC法官建议开出巨额罚单的原因,是因为简单地认为禁销令下达之后纳思达并未遵守,而没有充分考虑到全新的兼容墨盒与再生墨盒的区别,以及爱普生与纳思达之间的专利纠纷。“法院肯定会充分考虑这些因素。尤其是在专利方面,法院会考虑得更多。”
  时至今日,纳思达——这家中国耗材企业,仍然在为维护公司在海外市场的利益而斗争。臧晓钢告诉记者:“纳思达在美国打这场ITC官司时,美国和中国很多著名专业律师事务所都同爱普生有关联业务,我们无法找到美国一流的应对‘337调查’的律师团队。即使颇费周折找到一位年长的知名律师,对方却在签约一个月后,受利益冲突的影响,单方面与我们解约了。”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文具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