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综合新闻 > 成本上升出口产品正是涨价时?

成本上升出口产品正是涨价时?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9-11-03  浏览次数:185

  第106届广交会将于明日在广州琶洲展馆闭幕。 这是一届被寄予了很高期望的交易会。世界经济出现越加明显的复苏迹象,各项统计数据普遍向好,人们期待着这届广交会能以令人振奋的新气象,为经济回暖打入一剂强心针。
  而事实上,广交会一期刚开幕之际,也以超出预期的高人气,博得一个“开门红”。至一、二期结束,本届广交会累计出口成交比今年春交会增长18.5%,比去年秋交会下降3.6%;境外到会客商累计14.9万人,比今年春交会增长10.8%,比去年秋交会增长6.1%。
  但随着展期进入第三期,“乍暖还寒”的形势又令人担忧。商务部长陈德铭在广交会上调研时表示,从本届广交会的情况看,我国外贸出现了企稳回升的积极变化, 下降幅度在收窄,但也要看到,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还很多,西方国家实体经济的恢复还有一个过程,一些行业出现原材料涨价幅度大于产品的涨价幅度的情况。总的来看,仍需对应对工作有长期准备。
  随着106届广交会进入尾声,记者挑选了企业、行业、宏观形势三个层面作为切入点,剖析广交会及外贸形势。
  引言
  商务部部长助理鲁建华可能未曾料到,他在广交会上发表的一个观点,竟在参展企业中引起那么强烈的反响,以至于广交会即将结束,仍有企业对此耿耿于怀。鲁建华的说法是,随着全球市场需求的逐步回暖,原材料价格上升将是必然趋势。面对金融危机造成的市场变化,中国外贸企业成本压力会加大,出口产品需要适当提高价格。
  形势好不好,就看价格涨不涨。对于企业来说,卖出多少产品是一回事,卖出好价钱、赚到丰厚的利润,才是王道。采访中,有企业对记者说:“提价?怎么可能!不被压价就不错了。现在需求刚回暖,好不容易有订单了,谁敢提?”
  记者了解到,企业不但担心提价后流失客户,改善产品质量和创新始终是难以突破的问题,更是造成企业“欲涨不敢涨”的症结所在。玩具参展商魏邓波就说,“提价不只是我们成本上涨的需要,提价更需要企业本身在质量和创新方面有提高与突破,有了底气,才有跟客户讨价还价的资格。”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中国出口企业大多为加工贸易企业,贴牌加工的原理本来就是利用该地区的低廉成本,若企业要升级转型。中国外贸企业要提高产品价格,首先要提高产品附加值,有产品的创新和自主的品牌,否则提价只是空谈,订单被印度、越南等成本更为低廉的国家抢占。
  成本上涨加大提价压力
  鲁建华在广交会上表示我国出口企业要提价的背景之一是,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在充裕的流动性的支撑下,快速反弹。油价已从年初的35美元/桶升至现在的80美元/桶,较金融危机期间最低迷时的32美元/桶涨了150%。 广东方面,据广州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9月,经广东口岸原油进口均价呈逐月上升态势,自1月最低点每吨298.2美元回升至9月每吨522.2美元,上涨了75.1%,创今年以来单月新高。
  原油价格飙涨也带动了其它工业原材料价格的回升。这种效应也反映在逐月反弹的PPI(工业品价格指数)中,如今年9月份,广东PPI环比上涨0.3%,而 9月份中国PPI尽管同比仍下降7%,但是环比连续出现了7个月的上涨,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认为,中国经济存在通胀的预期。此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首次将保增长、调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列为今后几个月的重点调控内容。
  广东熙实玩具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其超表示,去年以来,由于原材料上涨等因素造成成本在不断上涨,但在经济不好的背景下,更多的是买方市场,产品价格一直被采购商压低。“我们不知道外部需求的回暖能持续多久,但只有回暖了,我们才有机会议价。”陈说。
  外部需求脆弱企业慎言提价
  但是面对好不容易回流的订单,很多企业却怎么也无法向客商张开提价的口。省丝绸集团董事长蔡高声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外需不足,特别是欧美市场疲软的情况非常明显,该公司两个主要市场出口同比均有两位数的降幅。“通过降低毛利率保市场份额是广东丝绸集团在经济危机下的选择,因为生产规模一旦减少,成本就会被提高,这种压力是无形的,我们只能削减毛利。”据透露,今年该集团的盈利率只有2.5%。
  蔡高声强调说,欧美市场实际上是难以恢复原先的水平的,虽然业界预计明年底能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这非常有难度。基于对四季度的整体运行情况判断为“依然十分严峻”,广东丝绸认为,企业目前首要的是保市场、保份额。“在外部需求仍然低迷,买方市场为主的背景下,我们难以提价”。蔡高声说。
  生存压力令企业难以提高产品质量
  “我们也靠提高质量、自主创新来提价,但是成本不断提升,光应付这一点就自顾不暇。”魏邓波对记者表示,中小型企业在应对“提高产品质量与眼前的生存问题”上,左右为难。
  他的说法是,目前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大幅上涨令这家500人左右的玩具制造企业资金链骤然绷紧。“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改造产品质量,与此同时也削弱了与客户议价的底气。”魏说。
  广州海关人士表示,广东玩具企业以贴牌加工生产为主,技术含量偏低,多是简单模仿,缺乏自主品牌,对于高度依赖国外市场的行业,受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更为直接,难掌握议价权。
  还担心订单向东南亚转移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随着欧美玩具安全标准不断提高,魏邓波此前积累下来的欧美客商去年下半年之后逐渐转移订单。
  来自中国玩具协会的调查显示,“由于内外压力,玩具企业的生产成本近年来普遍增加25%左右,但因需求不旺和竞争激烈,产品价格无法同步上升。”而就在中国玩具业出口萎缩之时,东南亚等地区一些国家的玩具出口却呈现了上升的态势。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泰国玩具今年上半年的出口额攀升20%,今年上半年,泰国对美国市场的增长率达到30%。
  以玩具出口总额占全国约70%的广东为例,今年1—9月,对美国和香港玩具出口15.7亿美元和3.7亿美元,分别下降16.1%和10.9%(出口香港部分约70%转口至美国),对欧盟出口玩具10.1亿美元,增幅比2008年同期下滑9.8个百分点。
  “芭比娃娃全球最大的代工厂设在中国广东,而另外一个全球代工厂则设在印度尼西亚。印尼在成本方面比中国更具优势,他们的质量也非常过硬。”广东省外贸开发公司负责人林勇胜对记者说。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文具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