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具网 - 文具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行业观察 | 企业新闻 | 产品资讯 | 行业标准 | 政策法规 | 统计资料 | 文具百科 | 外贸知识 | 综合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观察 > 文具行业今年出口成本提高10以上

文具行业今年出口成本提高10以上

信息来源:wenju.biz  时间:2009-11-05  浏览次数:161

  面临各方压力,“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正在或已经丧失。在新压力之下,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制造业亟待寻找一条新的生存路线。“中国制造”到了该重新定义的时候了。能源、原材料、出口退税调整、加工贸易新政、人工成本以及人民币升值和贸易壁垒等因素已经使单纯依靠价格优势的中国制造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
  事实上,很多中国企业的成本优势正在或已经丧失。如何再定义“中国制造”?如何化解企业“高成本”,正成为很多企业无法回避的难题。在新压力之下,“中国制造”亟待寻找一条新的生存路线。
  困境:面临成本之痛因价格低廉,“中国制造”在备受买家青睐的同时也面临着这样那样的诸多责难。随着近年来影响成本的众多因素的急剧变化,一个信号再次传出,中国低成本、低价格的优势正在发生变化,高成本时代已经来临。
  “与去年同期相比,文具行业今年的出口成本至少提高了10%以上。”采访中,曾军这样告诉记者。曾军是宁波得力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在文具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对这个行业有着超乎他人的敏锐和思考。他表示:“仅以出口退税政策调整为例,塑料类产品的出口退税率由11%降到5%,一下就少了6个点,而这可能是大多企业仅有的可怜利润率。”潮州一家日用陶瓷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以来,受原材料价格、劳动力成本和能源、运输费用普遍上涨的影响,陶瓷出口成本持续上升,再加上人民币升值、检验检疫费用的大幅上升,陶瓷出口的综合成本上升了15%左右,企业出口效益大受影响。
  日益高涨的成本触动了原本对成本斤斤计较的制造厂商的神经。事实上,早在两年前,业界对“中国制造”就已经有了“高成本时代”即将来临的劝诫。经济学家魏杰那时称:“中国的经济比专家预计的提前10年进入了高成本时代。”之前,一些经济学家对高成本时代出现的预测是2015年。这位盛世危言的经济学家特意撰文———《关注和应对高成本时代的到来》,并认为,如果不做好准备,这样的冲击,对中国企业来讲将是致命的。
  在魏杰看来,6大原因导致了高成本时代的到来:能源、原材料、交通运输、土地与环保等生产条件、人工成本以及人民币升值和反倾销等国际因素。魏杰当时为企业下了四帖药:粗放型增长转向节约型经济;成本优势战略转向技术优势战略;调整产业结构,抛弃那些容易引发成本上升的产品,转向高附加值;通过变革提高企业效率抵消高成本影响。魏的观点随后在江浙、广东等沿海经济发达区域得到了响应。招工难,运营成本上升,让“到中西部去”这样一句曾经的口号,对于不少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企业而言,已不再只是口号那么简单。
  出路:寻求生存新法“其实,中国目前经历的这场成本阵痛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日本、中国台湾等也都经历过这样的阵痛。”江苏弘业国际集团业务六部经理徐雨祥表示,“现在也到了重新定义‘中国制造’的时候了。”
  据他介绍,在上世纪,日本和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韩国都曾作为全世界成本最低的生产制造中心,然而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制造商,很快就发现低成本制造只能带来短期繁荣。他们意识到,想要赢得长久成功,就必须注重产品质量与创新,要投资研发和设计,也要注重销售策略和增值服务,从而向更高的价值链转移。
  事实上,传统的高端制造业如今正重走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当年的老路,而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低端制造业身上,依稀可见“中国制造”昨日的影子。当企业丧失成本优势,将会怎样?是择机转行或转型;是以偷工减料作为应对策略,苦苦挣扎;还是选择向价值链上游转移,加大创新及研发投入?在新压力之下,“中国制造”亟待寻找一条新的生存路线。
  财务出身的徐雨祥,深谙成本控制之道。他认为,成本控制应依靠技术与生产管理来实现,而非仅靠资源投入获得,“那种仅靠克扣工人工资、以浪费资源环境为代价来获取低成本的方式,最终将陷入技术简单、产品附加值低的过度竞争困境,而在中高端市场乏力。”他建议,企业应在内部管理、产品创新、推广技能这三者方面多下功夫,恶性“价格战”将越来越难以为继。
  曾军也认为,“中国制造”不应只是“廉价货”的代名词,低成本不能再以偷工减料、克扣人工来实现。他表示,在高成本时代,企业应从低成本优势向技术优势发展,技术创新就成了关乎企业生死的一个重要问题,因为有些中小企业必然死去,“当然这对原有优势企业也是好事”。曾军说,“企业要想持续发展,就必须不断创新,不断进行产品升级、生产升级、市场升级,最后是资本升级……这样才有出路。这个阵痛期至少需要两三年,就看谁反应快。高成本时代,重新洗牌是必然的,不变只能等死,变了可能找死,但变了更可能死里复生。”但他也坦言,就目前而言,低成本、低价格仍将是中国制造业长期存在的主要策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面对成本高涨,提价成了本届广交会上不少企业的首选。曾军透露,得力在本届广交会上展出的文具产品普遍提价百分之十几至二十几不等,“当然,这些产品较以往有了不少创新,而且这些都是在考虑成本基础上的合理提价。”他同时表示,当企业向高端制造迈进的时候,成本压力就会相应减轻。
  曾军建议,企业报价应尽量“小心”,必须考虑预期的退税变化、材料变化、政策变化等,报价时要加入这些因素。同时,报价有效期可变短,附加条件应增加,保留提价权利,对长单大单慎重处理。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文具网证实,仅供您参考